第三十七章已经是往事(37/80)
浏览:205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(天鹰文学最后更新时间:2002-12-04,天鹰文学点击数:119)错愕和惊讶袭染了福山的脸色。福山不能置信的瞪视着这一直和他走的很近的学弟——诺曼中校。他实在无法了解,为何他会改变的那么快?是自己落伍了呢?还是大势所趋?接着福山转头问道:“你就是泰格?”泰格迎向福山颓丧又带着不明恨意的双眼,二人的眼光短暂的互相凝视了一会儿。泰格首先沉声道:“我可以放下仇恨,你呢?福山先生……”小虎泰格有着和父亲相同的俊脸,却多了一分安德烈没有的理性和沉着。他看出福山心里有一股不明的仇恨在燃烧着。福山寒脸微吟道:“我放不下!我也怀疑你们真能放下!你们不是打着复仇的旗帜吗?这可是和你们所追求的互相违背……”说时眼光毫不退让,直视着双眼闪烁着火光似的小虎泰格。泰格笑道:“福山·盎特苏,这已经不是你盎特苏家族和我奥福家族的仇恨,我们应该以英杰尔的未来和大多数的人民为念,尽管上一代风风雨雨,但是同为没落世族的我们,难道还要为了几十年前的旧恨,而永远敌视吗?我们没有共创未来的可能吗?”福山摇头苦笑道:“如果仇恨可以被弥平,那世界就没有战争,况且我的仇恨并非那么遥远的年代,而就发生在我眼前,它让我忘不了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仇恨,我对你们……或者对其他人都没有恨……惟独对你父亲……”泰格陡然的睁亮他不逊于父亲的火眼,厉声道:“没错!有些仇恨无法抹杀,但大部分的仇恨都可以平心静气的解决。你难道不试着解决吗?即使个人的仇恨真的那么重要,也请你认清一个事实,我父亲安德烈绝非一个小人……”福山正要反驳,嘴巴才一动,诺曼突然插人道:“福山学长,或许你不知道吧!陷害你家族的正是尤鞑二世和他的爱将‘杀龙’梅尔克,为的是你大哥福丘将军的职位,这其间有很多很多的诡谋……”话题一被引开,福山皱起眉头,益发不能相信这一切。福山讶异的道:“诺曼中校,你不要胡说八道,这怎么有可能呢?老师他……”满脸的不信带动额头上的皱纹。诺曼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我知道很多事情,但是也有很多事情我不明了。因为我一直对政变之类的历史佚闻很有兴趣,在驻防塔客千星域时,曾无意间翻到一本作者佚名的书,书名是‘笑容下的阴影’,内容叙述的正是十多年前的‘山多斯·塔干望奴’事件始末。经过我仔细推敲,其中所叙述的真实性很大,所以……”福山深吸一口气后道:“我不相信,这是你的杜撰之辞吧!”泰格抢先道:“是杜撰之辞也好。福丘本来有可能成为我英杰尔王国的军事执政大臣,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卷入部下的叛变事件,结果在逃往伊斯兰特王国时被我父亲截获……”福山脸色转为忿恨的道:“所以你父亲杀了他!这你该知道吧!这可是你父亲自己报告的……”泰格摇头道:“不!我父亲放了他们!而且福丘将军也没有死。这事我父亲谁都没说,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。撇开这些不论,你只要想想,福丘将军失踪后,是谁接下了他参谋长的位置,搞得英杰尔王国变成今天的模样?”福山陷入思考,但是仍不太相信这些推论。诺曼续道:“其实我一直怀疑风虎等人为何能窜起。在福丘将军被诬前后重庆快乐十分,被依同样手法诬陷的还有王室名将‘杜塞威大公’重庆快乐十分,‘仇偌侯爵’重庆快乐十分,‘拜提雅·坊·玺邑上将’。他们都是因部下的问题被罢黜或驱逐出英杰尔,甚至遭到谋杀。我觉得这些人的消失全都关连着一连串的阴谋。那本书的作者说的没错,‘当老练的猫被收拾完后,剩余的小猫就一点用处都没有……所以鼠辈们就得以横行……’”福山摇头道:“但不管怎么说,真正入我家族于罪的却是魔虎的父亲……当时的首相奥福大公……”泰格苦恼道:“其实我父亲也很反对祖父无故牵连无罪的人,可是……”诺曼忽然问道:“当时国王最宠爱的幸臣是谁呢?”福山切齿道:“是尤鞑二世!那没有屁眼的家伙!”诺曼道:“那么事情已经很明显!如果国王身旁的重臣不暗中施压,以执法严明着称的哥德·奥福怎会无故人人于罪?而且他在此案后随即离职,最后还被后继者以‘枉法裁判,贪渎乱刑’之罪起诉,并且病死牢房中……”泰格也道:“我父亲保有我祖父当时的裁判手稿,所以我才知道这事的前因后果。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阴谋中的一环,那所有的不幸都是有人为着自己的私欲而挑起的,我祖父深感无奈,但为了自己家族的生存……唉!结果还是一样,奥福家族也无法幸免……”福山仍然摇头道:“我还是不相信!这问题太复杂,而且都是你们的片面之辞……”泰格笑道:“你不为自己想想,也要为你身旁的人想想,你没有家人的牵绊,但是其他人呢?你忍心让他们葬身荒宇吗?”福山逐一巡视每个惊恐的部属,心里想着:“我有必要坚持吗?对尤鞑那混蛋我都已经卑躬屈膝了,那对……”诺曼道:“学长!时间不多了。您看看身边的属下,有那一个会为了‘天皇’效死呢?英杰尔须要一个体恤人民的政府,而非残害人民、不管人民死活的政府……”“对!我们不要这样的政府!上校!带我们走吧!”不知道是谁说出心里的话,随即有不少人附和。“上校!容我说一句……”这时一位满头白发的少校舰长,不急不缓的说道,“上校!您还眷恋已经崩裂瓦解的旧王朝吗?还是曾经带给我们希望的新王朝呢?其实我们都是不断在错误中寻求真理,在浑沌中理出真理的一面。上校!给我们一条活路吧!我还有老妻在英杰尔等着我呢?我还有小孩希望看到我呢?我还想看看我儿子生下的孙子呢?”福山听了这舰长的话,终于颓然叹道:“好!诺曼,你赢了!小虎泰格!我把他们交给你,希望你们能善待他们,要归咎责任的话,我……一个人承担吧!”部属们讶异的看着福山,他们以往一直听说福山是因为善于谄媚才得以升官,可是现在却觉得他实在是一位好长官。泰格点头笑道:“请依下列步骤撤离。一,集中所有不能使用或无法修复的战舰;二,撤离上述战舰的人员;三,我和诺曼的部队会在前方指引你们,并且保证你们的安全;四,解除武装,已免电脑误判敌意;五,安全离开战场后请上校和我一同去见我父亲,我以生命担保你的安全……”福山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开始吧!给我三十分钟的时间!”泰格点头后切断通讯, 北京pk10正规投注网站随即连上正整队向前的战狐座舰。“你好, 贵州11选5泰格!你跟那只色狐狸跑到那里去了?”佛图烈笑笑看着脸色沉重的小虎。“老师和耶律师正在罪恶之门里。对了!我身旁的是诺曼中校, 贵州十一选五我们已经成功说服福山上校倒戈, 贵州11选5投注技巧以下是我拟的计划,您看看可行与否……”说着电脑列出了一连串的计划。佛图烈笑道:“是吗?那你们赶紧走吧!好戏快开场了!……”转头向美思道:“给我敌人主力的方位。”又道:“安德烈,再来一次针锋急刺的战术如何?”“没有问题!小虎他们还好吧!”魔虎和明艺香站在自己的座舰上,芝玫也静立身旁,在魔虎舰队不远的后方,还相继出现二团光点,原来是冥鸠和灭神的舰队也急速赶来。佛图烈道:“我们将主力放在敌人的指挥舰上,其余的舰艇能俘则俘,每多一分力量我们的胜算就更增,毕竟我们的损伤也不少,人员和舰队数目都急待补充……”明艺香道:“我们怎么安置那些人呢?”佛图烈笑道:“以后再想吧!我们先上前接应小虎他们。”魔虎点头道:“好吧!舰队前进!”指令一下,二支舰队合成一“v”字型,以次战速向战场推进。※※※另一方面,福山下令整编好舰队后,装做要和战狐接战的模样,率领二百多艘还能远航的战舰逐渐的远离隘口,却将其余近二百艘的废舰遗弃在隘口的航路上。诺曼一行人也悄悄跟随在后面离开。雷萌笑着对荧光幕道:“福山啊!福山!你可真忠心啊!好一条忠心的狗啊!我才没有你那么愚蠢呢?偏偏去送死?”正当他得意的看着福山踏入死亡的境地时,急报声响起:“发现反物质能量……是……‘离子冲波弹’,四周都是爆炸的闪光,我们中伏了!”原本静止在四周的陨石,在同时间爆炸,产生一波又一波的碎石,虽然自动防卫系统已经全开,但碎石却从二边不断的飞入隘道中。此时银狐已由可斯中校带领的机艇队带着远离战场,银狐笑道:“漂亮吧!我们的任务完成了!回家去吧!这下可以舒服睡个觉了。唉!战争真无聊……”可斯中校回马按下另一个按钮,只见一颗飞弹划空而去,击中远处的大型陨石,陨石在瞬间化为一股火流,而这股火流又漫延开来,逐渐的拓染了整个罪恶之门。不到十分钟,罪恶之门变成了火海地狱,反物质波不断吞噬着一波又一波的能量,造成更大的质子流。雷萌慌乱的下令道:“快!逃出隘口!”监控员惊呼道:“我们的退路被火吞噬了,只有往前走。”“那就走啊!迟迟疑什么?”一些已经不受控制的战舰,早已加足马力往前推进,但是来到隘口处,却撞上福山留下四处漂浮的战舰瞬间又四处起火。但是仍有不少战舰逃出隘口,可是隘口之外,数百艘的战舰虎视眈眈的横列在前方。雷萌连发二炮,清除了挡在自己前面的己方战舰后,也脱出火海,至于其他来不及逃出的,不是被火海吞噬,重庆快乐十分就是互相撞毁,十有七八倒是毁在己方炮火之下。在这一片混乱后,雷萌只有二百多艘战舰还能安全的离开隘道,但是一出隘道,却又得面对二千多门的舰炮炮列。聪明的舰长一出隘口,见这阵仗马上下令停止舰艇的行动,并且关闭武装;只有少数笨蛋开炮便打,当然下场就是被万炮穿身。至于雷萌的舰艇才一出现,舰头还在火海中,就已经被魔虎的舰炮锁定,雷萌根本还没看清楚局势,“魔虎”的舰炮已经全力发射,一道强光破开火焰,直接贯穿雷萌的座舰。所有的人都心寒的看着这一幕——尤其是英杰尔远征军的兵士们。以优势的兵力长征几百光年,却落得悲惨的下场,不只士兵,连军官们都在自问:“为什么?难道幸运之神已经唾弃我们了吗?”“英杰尔的将士们,我是魔虎……我知道战争不是你们的错,但是你们却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,我在此为你们感到不平。其实你我都是受害者,我们并非残忍的刽子手,而是一群不幸和受迫害的人,请放心!只要你们没有逾越规则的举动,我在此发誓并且承诺,你们的生命将获得保障,不久的将来你们也将被送回你们的故乡,不过首先你们要交出你们的武器,英杰尔英勇的战士们,愿大神护佑你们!”当魔虎的影像出现在每艘舰艇上时,所有的败兵残将似乎都见到了希望。魔虎本身就有一股不凡的领袖魅力,在加上民间的神秘宗教将他形容成“大神之虎”降世,在多神信仰的平民心中总是一股可被寄望的力量,并且相信他能解救他们。魔虎在发完话后,随及亲自接待福山。福山对魔虎爱理不理,低头沉思着,魔虎紧紧握住他的手道:“自令兄福丘流亡后,我真的很愧疚,因为我没有完成对福丘将军的承诺……”福山“哼”了一声,沉声问道:“你对我哥有什么承诺?”同时抬起头来瞪着满脸歉意的安德烈。“将军是我战术的启蒙者,记得我还是小少尉时,他曾经问我:‘如果二军相对,一方劣势,一方优势,我宁可选择劣势的一方,安德烈你知道为什么?’我当时害怕的无法说出话来,可是福丘将军续道:‘我啊!我会选择劣势的一方,因为优势的一方赢了理所当然,一点都不值得高兴,但如果你在劣势的一方赢上一仗,那你就变成英雄了。这是投资报酬率的问题,非常简单的……’我当时听了非常不以为然,因为战争怎么可以如此估算呢?因此鼓起最大的勇气问道:‘如何在劣势中取得胜利呢?这很难的!况且老师您的比喻不大合乎逻辑!战争是战争,投资是属于经济学的范畴啊!’可是将军笑着说:‘战场上没有绝对的优劣,力量的运用要紧,战术的运用更为重要,安德烈,以后你自然会懂,而且战争也是经济学的一种,等你统筹全军的时候,你会后悔你没有学好这门有趣的学科。’后来……”福山接口问道:“后来什么?”“后来我再见到他时,他却是如此的憔悴,当年睥睨天下的豪情被政争折磨的双鬓发白,我送他往尤图拉共和国时,他还孜孜不倦的告诉我:‘不要去争一个人人想要的职位,是男子汉就要争骨气,是英雄就要争千秋,我们要争的是一口气,在历史上的一定地位……’福山,我真的不晓得我们的国家为什么会容不下一个超绝的用兵家,一位不慕名位的好臣子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福山听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,因为从他十多岁开始,福丘一直兄代父职的教诲他,甚至连娶老婆都要牵就他的想法。是以当福丘传出恶耗后,他便一直恨着安德烈一家人;但现在他已了解,原来安德烈才是福丘战术上的传人,也明白当时安德烈报告击毁福丘流亡时的太空船,目地其实也是为了救他大哥。安德烈紧握福山的手道:“休息吧!不管你怎么误会我!我也不会怪你,因为阴谋者另有其人,我的目的只是要把阴谋者找出来……”“谁?是尤鞑吗?”福山忿恨的道。“不!不是英杰尔的人,但是……唉!我们有能力对抗他们吗?”魔虎叹了口气,苦恼的说着。“父亲!我们该去开会了,其他人正等着……”泰格提醒安德烈。“嗯!我知道!上校你先歇着吧!”安德烈用手拍拍福山的肩膀,随着泰格离去。另一方面,舰桥上的战狐等人正在“魔虎”舰上欣赏着太空美景。“敌人另一主力已到达罪恶之门外,总兵力二千七百余艘……”冥鸠笑道:“真想快点杀过去!想不到我们赶了半天,只赶上欣赏这美丽的战后风光,我们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吗?”“有机会的,小斑鸠!”“不要叫我小斑鸠,你这只吃路边骨头的野狗!你的想法跟我一样吧!……”战狐笑道:“你们不用争吵,我和魔虎都要休息好一阵子,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了……”说着望向老师奥斯卡,问道,“那懒狐狸怎么还没有来呢?”奥斯卡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!但是我在担心,我们的危机会越来越严重。以后除了直接得面对‘杀龙’梅尔克的威胁,人马联邦也可能会有所动作,我们将陷入两面受敌的状况,这很难解决的。”“老师!千万不要以魔虎个人的利益衡量,应该以大家整体利益衡量。”安德烈带着泰格来到舰桥上。“所有机艇都已经回家,损失三十七架,损伤六十一架,可谓战绩辉煌……”雷管员这时报出了令人兴奋的讯息。明艺香笑道:“我们回罪恶城吧!顺便替安德烈和芝玫公主办婚事,今趟真的是喜上加喜……”众人轰然一声,也不理还在罪恶之门外的风虎尼斯古,调转舰列,直接往罪恶城驶回。望着燃烧着太空的质子流,风虎忿恨的道:“可恶!怎么会全军覆没呢?难道都没有幸存者吗?”话才说完,一艘颠簸的战舰从火焰中缓缓飘出。“全军覆没!敌人甚强,我们中了敌人的……的诡计……”残舰只发了这短讯,随即爆炸。风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但是他立刻决然道:“调转舰队,回航吧!我们已经没有胜利的希望,再待下去只有吃败仗的份……”原本意气风发的风虎,下完令后垂头丧气的坐下,这次败仗已宣告了他黯淡的未来。接下来,他将开始面对无情的打击。发出请求支援的电文后,风虎随即往风凌渡驶回。另一方面,数天后一道电文传人了风凌渡要塞代司令虞夫的手中:“天皇喻令,命杀龙梅尔克为征剿总督,率领麾下战力和实战经验最强的第三舰队进驻风凌渡,并且兼管所有可能接战星域的地方政府,统筹战备物资的运用。”虞夫看着电文心想:“连杀龙都亲自出马了,看来风虎应该完蛋了吧!”不久之后,荧光幕上出琨点点的亮光。“总数一万七千艘的第三宇宙作战舰队已经接近本要塞。”所有人都深深倒吸一口气,深觉此事绝对不寻常,没想到英杰尔还有这么多的战舰。在英杰尔,第三作战舰队的战力仅次于第一作战舰队——也就是尤鞑二世自领的亲卫舰队。“杀龙”梅尔克更是英杰尔首席军略专家,不但战功彪炳,满手的血腥和对敌人的残酷更是他的特色。而最重要的是,他对尤鞑的忠诚。第三作战舰队另有三个直属的军团——龙蛟、天鹰、小龙,分别由他的弟子和亲人带领;其中又以梅尔克的幼子克里昂所率领的“小龙”最为出色,用兵有乃父之风。主力军团由梅尔克亲自带领。龙蛟约翰·拿杜帝中将率领近五千艘的战舰担任前锋,先行前往风凌渡。小龙克里昂负责补给和支援的任务。天鹰战队则负责扫荡和清理未来战争后的残余,并维持运补路线的安全。首先登场的是前锋作战舰队,自大又跋扈的龙蛟——约翰·拿杜帝。在风起云涌的战火中,出场的名将愈多,后世学者下笔的资料也越来越多。可怜的是被卷入无边战争的平民百姓。

,,江西11选5投注